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娱乐

仙都第二十三节时间停在这一刻

发布时间:2020-01-25 03:34:39

仙都 第二十三节 时间停在这一刻

魏十七仰天躺倒在地,觉得十分爽快,那种拳拳着肉的感觉,真好,身体是得力的武器。

趁热打铁,他吃掉一头鼠妖的肉,汲取其中的元气,弓背撞树,开凿窍穴,淬炼身体。累了,睡上一觉,饿了,再吃一头。花了一天一夜,吃完三大一xiǎo四头鼠妖,背心神道穴又松动了些许,意外之喜的是,那头的鼠妖竟然是五行亲土,一身艮土之气,将灵台穴尽数补满。

曲指算来,他已吃掉九头鼠妖,锦文鼠五行以亲木、亲土为多,亲金、亲火较少,亲水的还没碰到。

魏十七也摸索出一些心得,兽皮残卷上的法门,将淬炼身体分为两个阶段,阶段吞食月华,以背撞树,淬炼的是窍穴经络,第二阶段月华之精转化为五行元气,储藏在后天窍中,坐立行走,窍穴中的元气不断溢出,淬炼的是筋骨血肉。淬炼窍穴经络,天地元气日月精华无拘哪一种,淬炼筋骨血肉,必须是与身体相契合的艮土之气。每多开一处后天窍,体内元气就深厚一分,淬炼身体的速度也快上一分。

明白了修炼的方向,如同黑暗中亮起一道曙光,虽然有些遥远,至少心意坚定,不会动摇。

吃剩下的头颅、四肢和骨骸,正打算掘个坑掩埋掉,魏十七总觉得遗漏了什么。他记起黑松谷的那头老熊,邓守一剖开熊腹寻找,面露喜色,昆仑山中偶遇戚都,那条被他杀死的蟒蛇,蛇头掉落在地,腹部一剖为二,那些妖物的腹中,莫非孕育着传説中的妖丹?可他洗剥了这许多锦文鼠,腹腔里除了内脏就是淤血,从来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

魏十七目光落在了那几只干瘪的头颅上。他挑了凶悍的那头鼠妖,用短刀砸破颅骨,仔细搜寻,从脑窍间摸出一粒绿豆大xiǎo的妖丹,通体晶莹如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其余的几头鼠妖脑窍中都没有妖丹。

魏十七心想:“毕竟是昆仑山,夜里赶路会遇到毒蟒,一窝锦文鼠里有九头成了精,其中还有孕育出妖丹的异种,血肉中蕴含的元气也很充足,老鸦岭就差多了……这里一定有什么缘故……”他一时想不明白,把疑惑藏在了心底。

差不多有两天没见到师妹了,他收拾起弓箭短刀,快步赶回苦汲泉。

秦贞正在生火,人坐在下风口,被烟熏得连连咳嗽。她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知道是师兄回来了,满心欢喜地跳将起来,正要迎上去,却见他身上衣衫破损,洒满了斑斑血迹,顿时脸色大变,急道:“师兄,你受伤了?”

魏十七低头看看身上,蛮不在乎地説道:“没事,都是些皮外伤,遇到一头锦文鼠,吓,你一定想不到,有xiǎo牛犊子那么大,凶悍得紧,好不容易才把它干掉。”

他蹲在泉眼边洗了把脸,豪迈地灌几口水解渴,行动灵便,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秦贞松了口气,伸手到怀里掏手帕,却掏了个空,她记起手帕已经送给宋骥擦拭血污了,犹豫片刻,从衣襟撕下一条,蘸了泉水,帮师兄

擦拭背上的伤口,动作轻巧而温柔。

“不用这么麻烦。”

“没事。”

“那我自己来吧。”

魏十七从师妹手里接过布条,胡乱擦去一些干结的血污,道:“师妹,你在弄什么?烟熏火燎的,把脸都熏黑了。”

“我想做几个饼吃,又不会做。”秦贞有些不好意思,用手舀了泉水洗脸,拭去烟灰,xiǎo脸清清爽爽,双颊微红。

“这简单,我教你。”魏十七把山下带来的面粉和些水,在苦汲泉边的白石上揉成一团,拍成饼状,又拾了些枯枝,堆在火上烧成灰,面饼埋在灰堆里,用余热焖熟。

秦贞看着他忙活,想起了什么,説道:“这两天蛮奇怪的,总是有一头青色的大狗,叼了山鸡野兔之类的野味送过来,放下就走。”

魏十七也不説破,道:“狗是通灵性的,它看你一个人可怜。你吃了吗?”

“吃了,就是烤焦了,肉有diǎn苦。”

……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秦贞心中平安喜乐,只盼着时间停在这一刻。

灰堆渐渐冷下来,魏十七取出面饼,拍去表面的浮灰,撕成几块递给师妹。秦贞嗅着淡淡的面香,咬上一xiǎo口,很有嚼劲。她想:“师兄怎么能只吃肉,不吃米面和菜蔬呢?”

天高云淡,山风拂面,xiǎo师妹近在咫尺,魏十七望着泉水汩汩流下山去,一时间俗虑尽忘。

贵阳脑癫医院怎么走
重庆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滨州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南阳牛皮癣治疗方法
锦州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