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娱乐

美利坚大魔王 第十五章 手牵手

发布时间:2020-01-16 23:30:15

美利坚大魔王 第十五章 手牵手

卡琳娜走到哪儿都是瞩目的焦点,这不仅仅与她的美貌有关,其实曼哈顿美女如云,很多模特比她更加漂亮,也更加的风情万种,卡琳娜稍显青涩了些。

主要的,还在于她那独特的清雅脱俗气质,让人过目难忘。

这一节课,毕竟讲雕塑,需要有一定的理论知识与艺术修养作为基础,专门混学分的那类学生几乎不会来,而且任课老师是个严苛的白人老教授,铁面无私,很多人栽在了他的手里,因此绝大多数的学生,并不象上一节课那样,表现的肆无忌惮。

卡琳娜打量着教室,看着黑压压的人头,心里有些打鼓,突然眼前一亮,她注意到了穆青城,就如他乡遇故知,一种难言的喜悦瞬间涌上了心头,当下快步走了过去。

‘好巧啊,想不到你也来上这节课。“卡琳娜浅浅一笑,坐在了穆青城身边。

穆青城有点尴尬,要早知道这样巧,当时就该多问两句,哎,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善于与人交际,内向的性格一直影响到现在,看来得改!

不过与真正内向的人不同,穆青城不存在口拙怯场的问题,一方面是以往性格的延续,另一方面,则是受苍璩元神的影响,一心修炼,对很多事情不放在心上。

如今既然注意到了,虽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说法,一下子改过来不大现实,但逐步改变还是可以的,穆青城讪讪着笑了笑:“是啊,真的好巧,你也是主修地中海文明史么?“

“地中海文明史?”卡琳娜以见了鬼般的眼神看着穆青城,半晌才道:“请原谅我的失态,我认为,以你的学习态度不应该上这个专业的,金融、法律,都会让你学到更多的知识,将来留在纽约也更加容易找到工作……

噢,对不起,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其实我的专业不比你好到哪儿去,我学的是欧洲古典艺术。“

穆青城摇摇头道:”你说的很对,两个多月前,我还是华夏江淮省金陵市金陵大学机械工程系的一名大三学生,但是家里出了些事情,匆匆把我送来美国,因为时间过于紧迫,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为了尽快拿到留学签证,所以就上了这个专业。“

卡琳娜顿觉心灵中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触碰了一下,她想到了自己的家庭,在她看来,自己与穆青城拥有类似的遭遇,同病相怜,眼里不由泛出了一抹同情之色。

穆青城笑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环境的改变有时我们没法抗拒,但是我们要学会适应环境,人类不就是先适应环境,再逐步改造环境么?

诚然,我学的这个专业很辣鸡,不过既然花了钱,不听岂不是便宜了老师,况且再怎么说也是知识,起码可以作为一个很不错的谈资,反衬出自己的博学多材。“

卡琳娜浑身微震!

是啊,自己遇上了困境,自艾自怜,暗中抱怨,而人家呢,孤身一人在纽约上着辣鸡的专业,却乐观向上,她突然觉得很惭愧,怔怔看着穆青城。

穆青城本身就有一种书卷气,自修行魔功以来,又多出了一份邪异的特质,好象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却飘乎不定,难以捉摸,她看的竟忘了移开眼。

“卡琳娜?”穆青城古怪的唤道。

“啊!”卡琳娜低呼一声,俏面微红,连忙把脸转去了一边。

‘该死的,自己怎会这样失礼?‘卡琳娜只觉得心脏砰砰乱跳。

好在不多时,老教授来了。

与海伦自顾自的讲课不同,老教授很重视调动课堂气氛,当讲到米开朗基罗的时候,不时停下来,让各人讨论,抒发自己的观点,也总是给予赞扬。

穆青城没有再提问,只是认真听讲,做着笔记,卡琳娜也想学着穆青城认真学习,但心总是静不下来,尤为难熬,而且这节课是三个小时的大课,她都不知道这三个小时是怎么过来的。

好不容易,一节课结束,时间也到了傍晚,穆青城收了书,转头问道:“你怎么来的?”

卡琳娜道:“地铁,你呢?”

穆青城微微一笑:“我也是,我们一起走罢。”

“这……”卡琳娜现出了迟疑之色,咬咬牙道:“不去行不行?我们可以向学校反映受到了威胁,由学校出面警告托雷斯,美国毕竟是个法制国家,他如果做的过份,自会有法律制裁他。”

穆青城摆摆手道:“卡琳娜,你不明白人心的险恶,就算学校警告了他,你以为他就不找我们的麻烦?也许他会有所顾忌,但是我们凡事都要往坏的方面想,如果他家的势力在墨西哥人中很大,自然会有人为他卖命,在法律上完全拿不到他的痛脚。

对于你,一支注射液、一枚刀片或者一瓶硫酸足以毁掉你的一生,甚至更极端点,某天一辆商务车在你身边停下,突然伸出一只手把你猛拽上车,从此之后,你将生活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过了若干年,也许运气好会被解救,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只能死在里面。

而对于我,相对简单的多,一枚子弹,一辆卡车也许就能要了我的命,就算施暴者终被法律制裁,但是失去的永远都回不来了,法律即便有用,也具有事后性,我们不能迷信法律,必须要勇敢的去面对邪恶,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我的意思你能明白么?“

”我明白了,你是个勇敢的华夏人,那……我们走吧。“卡琳娜也许被吓着了,猛打了个哆嗦,赫然道。

……

地铁站就在学校大门外,纽约的地铁站很有历史苍桑感,反过来理解便是年久失修,灯光以昏黄为主,偶尔有天花板渗水,压抑感很强,与国内地铁站的明亮整洁是不能比的,而且纽约大部分地铁站都没有自动扶梯,是那种铁梯子,走起来一抖一抖,当当作响。

从学校到大军广场约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以后,穆青城与卡琳娜从地铁站出来,迎面是一座类似于法国凯旋门的建筑,周围也算亮堂,只是行人稀少,穆青城与卡琳娜都是次来到这个地方。

卡琳娜张望了一番,才道:“好象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恐怖。“

穆青城向前一指:”背巷就不一样了,黑豹酒吧在那边的背巷,走罢。“

”噢!“

卡琳娜深吸了口气,与穆青城肩并肩的走着,两人都有意无意的保持着一段距离,不过刚一转进巷口,就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巷道狭窄,幽深,两边都是陈旧的建筑,带有一种潮湿的阴腐味,不时能看到黑人和墨西哥人,三五成群,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眼神中充满着不怀好意与野性。

卡琳娜不自觉的向穆青城靠了靠,穆青城能感觉到卡琳娜在瑟瑟发抖,于是握住了她的手。

九月初的纽约正是夏末秋初,但卡琳娜小手冰凉,手心满是汗水,或许是穆青城那干燥温暧的大手让她有了依靠,她只是出于本能的一缩,就紧紧的反握了上去。

南阳市新野县中医医院
广州市番禺区南村镇社区卫生服务管理中心
承德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杭州妇科医院
山西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