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故事

邻居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3 11:46:44

天涯若比邻    卓雅一家搬到这里完全是为了工作的方便,她和她的老公都是外地人,还有一个只有四岁的男孩。他们的家始终在迁移,在卓雅眼里,她住的房子永远是她漂泊的生活中一处暂时停留的地方,从未真正有家的感觉。因为,她觉得他们还年轻,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他们住的房子也会随着时势的变化而搬迁,当然,她相信,她的房子会越住越宽敞。    1    卓雅所在的小区,是那种没有物业管理的社会服务式的小区,当初,她看这处房子的时候,就被房子整齐宽敞的格局吸引,面积不大不小,客厅和主卧都朝阳,还有一间是朝北的。刚适合他们一家居住。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进来,洒了满地,这让她顿时有了好感。从房子的装修可以看出,先前的主人对这处房子的喜爱,装修简单,大方,实用。并且住非常精细。这处房子座落在旺地,房价自然有些贵,但他们没有太多的犹豫就决定买了下来。  房子住进去,她更觉得方便,单位离家很近,儿子豆豆进了附近的幼儿园,爱人经常出差,她的工作相比轻松些,她可以用更多的时间照顾家。每天,她下班后接豆豆回家,都会让他在院子里玩儿一会儿,院子里的孩子很多,很快他们就玩儿到一起,卓雅在夕阳的余辉下,坐在院子里的石阶上,眯着眼睛,看自己的儿子在那里跑来跑去的。她是个和气的女人,会和经过的邻居打招呼,邻居们也越来越喜欢接近她,和她唠家常。  聊天中,知道,她所在这个单元,原本是某省直机关为了职工特意加了两个单元,先前的这个住户,是分给这个机关的一个即将退休的处长的,但这个处长没有住多久。她这才知道,原先的住户的来头还真不小,她还不由得关注了一下室内的装修,果然出手不凡,每个空间都被合理的运用起来,尤其是厨房使用起来很方便。难怪左邻右舍的人都很好奇,想看看,这个家到底装修成什么样儿。  她当时买下来的也算是那片小区里的大价儿了,但,她知道物有所值。    2    她住的这个楼层只住着两户人家,早晨有时开门出去,经常会与邻居撞见,那是个很有风度的老者,一身运动装,考究的运动鞋,身后斜背着一把剑,大概是出去做晨练用的。卓雅温和的和他打招呼,老人有些害羞的微笑点头。接着,便脚步轻盈的向楼下走去。  从搬来的那天开始,她就一直在观察这个单元的居住的邻居,因为,她的儿子豆豆必竟还很小,家里没有老人帮把手,孩子带起来尤为辛苦,万一孩子生病了,她是否可以将孩子放在某个邻居家,帮忙照看一下。她发现邻居以老人居多,素质都很好,见面时都很和气的打招呼。只是,一提到照顾孩子均都婉言推托。  她还通过了解知道,她家的对面住的只有老俩口。她经常能看到邻居出入,对面的女主人,个子高高的瘦瘦的有些黑,但人很干练的样子,性格开朗,有时,在院子里见到,能聊一会儿。  于是,卓雅就顺便提了一下照顾豆豆的事,那个女人顿时面露难色,她说,她闲不住,正在外面补差,找到了一份临时的工作,再说,原本她没有孩子,更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卓雅有些失望,更加感到带孩子的难,但她看着在院子里欢快的跑着,汗流浃背的豆豆,也许孩子会一直这么健康。    3    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她对这里更熟悉了,她知道对面那个老人的身份,老人姓吴,原来是省职机关某个处的处长,现在退休在家里,难怪一幅气度不凡的样子。老人话很少,经常呆在家里,有时会看到提着菜回来,见了面仍然是害羞的点头。有时,会很腼腆地说上一句,有什么事尽管说,你们带着孩子也不容易,白天还要工作。  这话让卓雅听起来很温暖,她没有客气,家里有事,自然求他帮忙。有一次,她家修暖气,临时缺件需要买,她慌忙中敲开了对面的门,正是吴处开门,她麻烦帮她看一下屋,她要去买件,马上会回来,吴处很爽快的答应。还帮她换了件儿,她觉得很幸运,遇上好邻居。  还有一次,她要和她老公参加一次很正式的聚会,需要穿西装打领带,穿惯了休闲装的卓雅怎么也打不起领带,两人又要赶时间,急忙中,她想起了住在对面的吴处,她赶紧敲门,开门的是吴处,她说了情况,吴处有些紧张的样子,好吧,不过要等一会儿,他拿过领带,关上了门。她就站在门口等,过了一会儿,吴处打开门,脸有些红,还是那么腼腆,把领带从脖子上拿下来。领带打的又平整又好。她真有些佩服这个老人,应该是有见识的。  她决定要感谢一下热心的好邻居,在休息的时候,包了些芹菜猪肉馅的水饺端过去,老人慌忙的推出来,对不起,我是穆斯林,不能吃这种饺子,谢谢你的心意,我领了。哦,是这样,这回轮到卓雅脸红了。  过了不久,对面的女人过来,到卓雅家坐客,向她道谢,弄得卓雅很不好意思,  我们都是回族,我经常在外面工作,家里也照顾的少。以后,有事还要请你们帮忙呢。女人说话的速度很快。  一定的,一定的,我们也不少麻烦吴处,他帮了我们不少忙呢,我才包了饺子,没想到,呵呵。不知怎么的,她觉得这个女人很强势,她有些胆怯。    4    日子过得飞快,豆豆上小学了,卓雅也更忙了。有一次,她家的DVD机坏了,她买回了新的,正在开包装调试的时候,她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是对面的女人。她连忙把她让进门,  客厅里的包装物堆散的哪都是,她连忙收拾了一下,让女人坐下。她觉得应该是有什么事,要不,不会这么晚来。女人寒喧几句,开始说了她的事,一副难过的样子。  老吴有外遇了。她是个直率的女人,心里是藏不住事儿的.。是吗,卓雅觉得很意外,这把年纪怎么会有这种事,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连忙让豆豆去睡觉,客厅里只剩下她们两个。  已经好久了,大概有半年了。他还带那个女人来家里,你不知道吗。女人的话有些咄咄逼人。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不会有这样的事吧,是不是听谁胡说的。她连忙解释,她被弄蒙了,脑子在飞快的转着,好象有一次,她看到吴处下楼,后面跟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她以为是亲戚,根本没有往别处想。这个想法,只是在脑子里瞬间一闪,她是不会跟这个女人说的。  真是太气人。我听别人说了,后来被我反复逼问,他才说的。太过分了。女人的话说的很气愤,接着便难过的擦眼泪。  卓雅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应该怎么劝她。我让他断,他还不断,一直用沉默来对抗我,你说是不是要把人给气死。女人已经泣不成声,卓雅赶忙拿来纸巾,她开始有些可怜这个女人,同时,她也很为吴处惋惜,真有晚节不保的架势。  女人讲了很多他们的事,卓雅知道,原来,女人比吴处大,她们原先是一个单位的,是半路夫妻。  他原来有家,是我把他的家拆了,我们重新组成的家庭,我们没有孩子,之前,他也没有孩子。他性格内向,我性格开朗,我喜欢交朋友,喜欢请朋友到家里来。女人说话语无伦次,她看出来,女人是真的伤心了。  这一点卓雅是知道的,经常她能听到对面很热闹,特别是在休息的时候。  哦,原来之前,还一段这样的经历。卓雅在心里更是吃了一惊,她仍是静静的听着,除了倾听,她好象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帮到她。  说了好久,女人才有些疲惫的离去。卓雅听了这样的新鲜事,很久没能入睡。人老了会是什么样儿,她没有经历,她不知道,所以无从劝解。如果要是她遇到这样的事会怎么办,她想想就有些后怕,连忙打给在外地的老公。把这件事又给老公讲了一遍,直到把老公听的不耐烦。  好了,好了,管好孩子,没有什么大不了。这么晚打来,我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别一天大惊小怪的。被老公安慰了一会儿,她才感到有些安稳。    5    第二天,她又回到了忙碌的状态,慢慢的她看淡了这件事,只是偶尔会看看对面的房门,经常是紧闭,也很少看到他们老俩口。  五一节的上午,阳光很好,卓雅一家难得都休息,他们正打算带孩子去公园玩儿。忽然,听到敲门声,开门看到是对面的女人,那女人示意她过去,她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忙穿了鞋子跟过去。  屋内的客厅已经坐满了人,都认识,是楼上和楼下的邻居。她有些紧张,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由于人多,已经没有可穿的拖鞋,她只能光着脚,她被安排在一个小凳上,她尽量靠近门的位置坐下来。她坐在门口的角柜旁,角柜上各种维生素的小白药瓶整齐的摆在那里,她知道,那应该是老人经常吃的,很知道保养。  卓雅,你往中间坐坐。女人清清嗓,叫到她。  好的,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连忙把凳子往里移了移。  她环视了一下整个房子的结构,比她的家要小的多。屋子里的摆设简单,但干净整洁,厅不大,靠墙的位置上,摆着木制的沙发,吴处就坐在沙发的一角,表情木然,无所谓的样子。  在客厅对面的墙上有一个横幅写着“宁静致远”几个字尤为醒目,字写的很质朴,这应该是吴处的墨迹,他常练的剑挂在字画旁低一点的位置。  不知道为什么,她开始对吴处又恢复到以前的好感,她的直觉告诉她,至少在位的时候,应该很廉政。  女人开始义正严词用讨伐的口气再次陈述着那件事,这真是个有口才的女人,换做她还不知道该怎么说呢。周围的邻居好象都早已知道了这件事,过了这么久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无非是想通过极端的方式强制吴处离开那个女人。  但老吴的表情漠然,态度坚决,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每说到尖锐的地方,会不由自主的朝她这个方向看一眼,好象犯错误的是她,她真有些不自在。  她一回家向来有不穿袜子的习惯,即使在冬天,她一进家门,照样会拖掉袜子,这样,可以在家里很舒服的走来走去。因为,她被叫的很急,临出门前没顾得上穿袜子,厅里满地的阳光,她的白脚丫被照得亮亮的,无处躲藏,每次,看到吴处的目光,她一低下头就会看到她的白脚丫,真的是好尴尬。  控诉在无休止的进行,她开始同情吴处了,什么事情都好商好量的,怎么可以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她知道,老吴在关注她对他印象是不是改变了,是不是会觉得这个老人道德败坏了。她明白了一切,她不想再听下去。  我还有事,我要先走了。她站起来,走出了房门。  她有些替老吴鸣不平,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人到了晚年,也许更多的是希望自己的伴儿陪在身边,而不是出去工作,把其中的一个人留在家里,那个独自在家的老人太寂寞了。每件事一旦发生都是会有根源的,卓雅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她无能为力,只能袖守旁观。    6    一切的结果似乎在发生的时候已经必然。第二天,他离开了家,去了晓静那儿,没带什么东西,只带了他的工资卡。这是他次离家,似乎有点大义凛然的味道,他没有想到今后,他只能这样,他眼里只有现在这个站在他面前的晓静,只觉得她很好,让他很开心,她对他好,照顾他很周到。他只想和她呆在一起,这个小女人让他激情澎湃,他喜欢这样的感觉,他的家让他太寂寞,他的女人让他觉得太冰冷,太尖刻。他现在只想逃离,只想离她远远的。  晓静确实给他不同的感觉,她的柔情会让他的心融化,让他有活力,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老。他只想一刻不离的在她身边,拥抱她,照顾她。享受她,她似乎总是心眼神会,每个眼神都会自然的传达着爱意,象一缕阳光照进他的心里,这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他觉得为她做什么都值。  他们就这样住到了一起,他不想太多,一切所谓的道德,责任,义务,身份都似乎一下远离他,他只想这样活着,这似乎是世外桃源的生活。因为身边的女人一直在围绕着他,他们出双入对,一起外出晨练,一起买菜,做饭,他平时的话不多,但跟晓静在一起,确有说不完的话,他觉得意外。他发现自己的改变,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一切似乎又没有想象的那样美好,时间开始慢慢的充淡他的热情,他开始理智地回到现实,他开始意识到他所处的环境。  晓静有一个上高二的女儿,女儿似乎成了她的全部。每天要照顾她的三餐,并陪她很晚。他的生活向来有规律,早睡早起,这个让觉得很不习惯,女人的家不大,生硬的住进了他,让这个家显得更加拥挤,他没有孩子,对这个女孩更是无所适从,不知该如何相处。女孩对他很冷淡,有时会有敌意,这让他更不安。时间越久,这种不适感越来越明显。  他知道,晓静年轻,离异,没有工作,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于她的前夫和她的父母家。经济条件自然很拮据,他当初,热情高涨的时候,把工资卡直接交到晓静的手中,但当晓静开始划他的工资卡的时候,他觉得不自在了,那是他养老用的,他已不是壮年,他从没想过和晓静一起照顾这个家,他没有这个准备。  他时常问晓静,静,你这么年轻,为什么不去找份工作。  没有太合适的工作,我也不愿意去工作。钱够花就行。  老吴沉默了,这一点他倒觉得老伴儿好了。女人要是独立,会更可爱一些。晓静相比下,倒是个有惰性的女人。原来现实和想法还是有差距的,并且差距很大。他有离开的想法了,他想回家,这个想法日渐强烈。他的家是他的生活习惯,虽然老伴厉害,但对他还是好的。离家的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他们还从没有分开这么久。   共 731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感不足与性冷淡的关系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