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健康

觅仙 第994章 牌位

发布时间:2020-02-15 19:02:19

觅仙 第994章 牌位

数日后,李慕然和千幻仙子,来到了龙族领地中被人族控制的一座修士大城——非池城。

他二人在城中热闹的坊市兜了一圈,然后从坊市西段飞到半空中,横着飞越了大半个城池。

一片飞着,二人一边关注了身下的地形建筑。飞过一处会色云雾缭绕的大殿上空时,李慕然和千幻仙子都有意意的微微停留,查探的加仔细。

“黑炎道友所说的龚府,就是这里吧。”李慕然传音说道:“这龚府禁制森严,要想闯入其中,倒是不太容易。”

龙魂说道:“以你二人的隐匿神通和幻术手法,要混入其中,也不会太困难。老朽对这龚府了如指掌,只要能混进去,就能轻易的找到那《比翼诀》功法!”

“这么说来,黑炎道友曾经进入过这龚府?”李慕然好奇的问道。

“何止进去过,还进去过不止一次!”龙魂笑着说道:“可惜当时老朽对那《比翼诀》丝毫不感兴趣,否则功法早就到手,也就不必二位道友再辛苦走一趟了。”

李慕然心中一松,听龙魂的语气,对这龚府十分熟悉,若是如此,他们要盗取《比翼诀》功法,就会方便许多。

“只希望这数千年来,这龚府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李慕然说道。

“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千幻仙子说道:“刚才我等在坊市中已经打探过了,龚府的主人没有变,这府邸想必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李慕然等传音交谈之间,缓缓从龚府上空飞掠而过。

入夜之后,李慕然便贴着夜隐符,守在龚府附近,看看有修士从龚府中出来。到黎明时,李慕然就离开这里。

如此一连等了好几个晚上,终于在某天夜里,一名颇为俊俏的元神期青年修士从龚府禁制中飞出

,向城中某处飞去。李慕然立刻悄然尾随。

那元神期修士落在了城郊某处,正要取出一枚传音符,忽然间脑中一凉,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他的身躯尚未栽倒,就被从他身后突然冒出的李慕然扶起,并立刻收入了袖中的琅嬛洞天内。

李慕然立刻带着此人,去某间租借的临时洞府内,与千幻仙子汇合。

二人将那青年修士移出,简单的搜神一番,千幻仙子扑哧一笑:“原来这家伙是要私会情人,却被你我破坏。想必此时他的小情人,正等的不耐烦呢!”

“那我等尽办完事情,不要坏了他们的好事!”李慕然笑道。

千幻仙子立刻施展幻术,将李慕然伪装成这名青年的容貌,连气息都一模一样。龙魂对此又是大赞一番。

幻术加身的李慕然,随后大摇大摆的去往龚府。

“三公子怎么这么就回来了?”龚府的守卫好奇的问道。

“呵呵,本公子忘记了一样东西!”李慕然说道。

说罢,那守卫便打开了禁制,让李慕然进入其中,丝毫没有任何怀疑。

进入龚府后,李慕然便用神念与袖内小鼎中的龙魂沟通:“黑炎道友,我等已经身处龚府大殿,现在该去何处?”

龙魂说道:“穿过大殿,有一条长长的石廊,石廊通往多座宫殿,你径直走到石廊尽头,有一间不太大的祠堂,便是这龚家的祖堂了。到了祖堂,老朽再告诉你《比翼诀》所藏的位置。”

李慕然依言穿过大殿,果然见到了一条长长的石廊。他按照龙魂的指点,很就找到了那间祖堂。

一路上,他也遇到了两名龚家的仆人,向他恭敬的行礼,他便摆出公子哥的架子,淡淡的摆了摆手,没有理会他们。

进入祖堂后,立刻有一大片烛光牌位印入了李慕然的眼中。

这显然是龚家祭祖的地方。正中心高高的石桌上,一层一层的摆放着数以百计的木制牌位,每个牌位上都刻着一个先祖的名讳,牌位前还点燃着一根香烛。

“三公子,你怎么来了?”一名老者从后堂跑出来,他多半就是打理这祖堂的家仆。

“今日修炼险些走火入魔,幸好后来化解,我来拜祭一下各位祖宗,祈求先祖庇佑。”李慕然煞有其事的说道。

老者闻言一惊:“那老奴立刻准备一下!”

“不必了!”李慕然说道:“祭祖只求心诚,不必准备什么祭品礼仪。你去后堂回避一下吧,另外,此事不要告知其他人,以让他们操心。”

老者恭敬的答道:“是!三公子长进了不少,这份诚心,列位先祖一定能感受到。”

说着,老者便退回了后堂,并主动关上了堂门。

“好了!”李慕然向龙魂说道:“现在该怎么办?这里都是牌位,似乎没有什么藏宝物的地方。”

龙魂说道:“你看下方的牌位中,是否能找到‘子楚夫妇’的牌位。”

李慕然依言将目光在众令牌上一扫,立刻就发现了写着“先祖子楚居士”和旁边“子楚之妻凤氏”的牌位。

木牌上还有几排小子介绍先祖生平,不过李慕然并没有兴趣,因为他找到这牌位时,强大的神念已经法诀,牌位下方另有玄机。

他轻轻的拿起这副牌位,果然见到牌位下方的石台上,嵌入了一枚玉符。

“牌位下的玉简,就是《比翼诀》!”龙魂说道。

李慕然拿出一枚空白玉简,依靠强大的神念,瞬息便将原玉简中的内容完整的复制了一份。然后,他又将牌位放回原处,看起来没有丝毫破绽。

“想不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李慕然大喜。他已经用神念简单的浏览了一下玉简中的内容,的确就是《比翼诀》,也的确提到了那种“比翼双飞”的神通。

“多亏了黑炎道友对这龚家极为熟悉,连牌位下藏着功法典籍,这都知道!”李慕然说道。

“这有什么稀奇!”龙魂说道:“说起来,那玉简还是老朽当年亲自放在这里的!”

“啊?”李慕然大惊:“莫非黑炎道友与这龚家之间,还有密切的关系?”

龙魂叹道:“此事不足道哉!”

李慕然十分好奇,但龙魂不肯多言,他也法追问。

李慕然向这些牌位恭敬的拜了三拜,正欲离开,忽然间目光意中扫到了其中一块牌位上。

“义父黑炎龙王之位!”牌位上的几个大字,让李慕然大吃一惊。

“黑炎龙王?”李慕然惊讶的向龙魂说道:“黑炎道友,这里怎么会有你的牌位?!”

“什么?!”龙魂也是大吃一惊,“居然有老朽的牌位?老朽不方便出来,你能否将牌位上的文字,通过神念告知老朽?”

“是!”李慕然将这牌位拿起,轻声说道:“这牌位为简单,仅仅只有这几个大字而已,并没有详细的小字介绍生平。不过,和其他牌位一样,牌位前也有香烛供奉,和龚家其他先祖并且在一起。倒是并没有单独摆放。奇怪,黑炎道友乃是兽族修士,你的牌位怎么会出现在这人族修仙世家的先祖灵堂之中!”

听到这番话,龙魂却显得颇为激动,喃喃说道:“想不到他还认为我义父!想不到我死了以后,他还会默默的供奉着我的牌位!”

李慕然听出这龙魂语气凝噎,如果龙魂就在身前,只怕已经老泪纵横了吧。

“原来黑炎道友是龚家某位修士的义父。”李慕然心中暗道:“难怪他对这里极为熟悉。龚家修士多半以为黑炎龙王死于了天劫之下,所以设置了牌位。可是供奉义父的牌位也很正常,龙魂对此为何会十分惊讶,而且感触极大?”

“走吧。”龙魂叹道:“不要耽搁了大事。”

李慕然点了点头,他将昏迷的龚家三公子留在了祖堂的一个角落中,随即离开了这里。

离开龚府后,龙魂说道:“你心中一定有很多疑惑,老朽若不告诉你,只怕你心存顾忌,不敢放心修炼《比翼诀》。事情已经过去多年,老朽也不妨告知你吧。”

“其实那龚子楚夫妇,就是被老朽大战数日后、亲手灭杀的!”龙魂说道:“因为他二人的先祖,就是当年在见龙野灭杀了老朽兄长的那名人族修士。老朽修炼有成后,那人族修士早已经陨落,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的后人,自然拿他后人出气报仇!”

李慕然点了点头,他也算是意恩仇之人,虽然报复后人的做法他不太赞同,但也可以理解龙魂当年的心情。

龙魂继续说道:“灭杀龚子楚夫妇后,老朽本想趁机将龚家荡平,斩草除根。以为这非池城是人族大城。老朽便化为人形,潜入此处,但算暗中行事,以引来人族高手,造成大的麻烦。”

“不过,潜入龚家后,老朽却被一个七八岁的孩童缠上了。那也是老朽一时心软,见那孩童机灵可爱,龚家上下又都是平庸之辈,对老朽够不成丝毫威胁,便始终不忍下手。久而久之,老朽还莫名其妙了做了那孩童的义父,老朽膝下并子嗣,后来老朽还时常悄然潜入龚家,传他功法、指点他的修行。”

李慕然大感惊奇,龙魂灭门不成居然还做起了人家的义父,实在少有!

不过,少有不等于没有!他与龙魂相处这段时日,也能感受到,龙魂似乎不是那种生性残暴、嗜血好杀之徒,而且非常重情义。从他一直对兄长之恩念念不忘,并对品行不端、不合己意的黑煞也十分着重栽培等可以看出这一点。

龙魂叹道:“不过后来那孩童日渐长大,修炼有成后,他始终还是知道了真相,原来老朽就是杀死他玄祖父母的凶手!从那一日起,他便与老朽决裂,再往来。”

“想不到,他居然也知道了老朽渡劫失败的消息,还默默的供奉了老朽的牌位。原来在他心中,始终还有老朽这个义父的身影!”

龙魂喃喃说着,脑中忍不住回想起当年的情形——悲愤交加的青年,用宝剑指着他,却迟迟没有刺下。他本可以轻易的夺走此剑,并将其一掌灭杀,却也没有动手。

后,那青年丢下手中的宝剑,对他说道:“你走吧,永远不要再来龚家!再来,就是我龚家的死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