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健康

系统供应商百章谁敢欺负我弟弟

发布时间:2020-01-25 03:19:55

系统供应商 百章 谁敢欺负我弟弟?

时间一天天过去。

李豫一边温养着胸中五气,一边漫不尽心的经营着小店。

萧风在太上丹灵的忽悠下,一路打怪升级,毅然走上了护法金刚的不归路。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两年。当李豫的胸中五气温养圆满,道宫境的修行即将大成的时候,一件影响很多人命运的大事就要发生了。

“退婚就要开始了么?”

看着从店门口一路驶过的带着云岚宗云彩银剑标记的马车,李豫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退婚,这是践踏男人尊严的羞辱。身为男人的我,同样感同身受啊!所以……”

李豫笑了笑,转身回到了店里。

……

萧家大院。

大厅里的气氛十分沉闷。

“请萧族长解除这个婚约。”

云岚宗葛叶先生的话,此刻还在大厅里回响。

“咔!”

萧战手中的茶杯,轰然爆碎,瞬间化为了粉末。

大厅里有很多人。

几乎萧家嫡系亲眷都在大厅里。大庭广众之下,葛叶那句退婚的话,等于当着众人的面,在萧战父子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脸都打肿了。

“嘿嘿,被人欺上门来,以云岚宗的势力相逼,强行退婚!萧战啊!萧战!身为家主的威严,此刻已经威风扫地了!”

仅剩的两位家族长老,虽然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似乎也在同仇敌忾。但是他们眼中那幸灾乐祸的讥笑与和嘲讽,怎么也掩盖不住。

“萧焱?退婚?”

大厅里的其他萧家族人,他们的脸色也变得十分古怪。既要假装义愤填膺,却又掩盖不了心中那蓬勃而起的嘲笑。

但是年轻一辈就直接多了,他们都毫不掩饰的表露出真实的想法,带着讥笑嘲讽的目光,有意无意的从萧焱脸上扫过。

“该死!”

萧焱微微低下了头,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心中的怒火如同熔岩一般翻腾着,浑身一阵细微的颤抖。

“纳兰小姐!”

萧焱转过身去,紧紧的盯着坐在一旁的纳兰嫣然,心中的暴怒让萧焱两眼一片冰冷,“我想请问一下,今日悔婚之事,是谁的意思?”

“是我自己的意思!”

纳兰嫣然站起身来,淡淡的看着萧焱,语气平淡的说道:“爷爷不曾答应,不过这是我的事,我自己做主。更重要的是……”

说道这里,纳兰嫣然脸上一片傲然,“更重要的是……这也是宗主的意思!这是我师父,云岚宗宗主的意思!”

“你可以把这当成是威胁!现实就是这样!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公平可言!你要清楚你与我之间的差距……”

“轰隆!”

纳兰嫣然的话还没说完,猛然听得大厅门口传来一声巨响。本来关闭的大厅大门,被人巨力一击给轰碎了。

“谁敢欺负我弟弟!”

一声愤怒的咆哮响起,磅礴而浩瀚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整个大厅里所有人都在这股气势下瑟瑟发抖。

“嗷……”

咆哮的雄狮在萧战头顶显化,一道金光冲起,萧战护住了在场所有脸色发白的萧家子弟。

另一边,葛叶脸色大变,连忙洒出一蓬青蒙蒙的剑光,将瑟瑟发抖的纳兰嫣然护在身后。

“这是谁?”

突如其来的惊变让大厅里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一齐扭头看向了门口。

“嘭!嘭!嘭!”

沉重的脚步声如同震天的战鼓,一下下敲在众人的心坎上。

大厅门口,一个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的青年昂首踏进了大厅。这人在大厅门口站定,如渊停岳峙,浩瀚的威势如同一座巍峨的高山耸立在众人面前。

“风哥?”

看到眼前的身影,萧焱心中十分激动,却又生出一阵委屈,就如同被人欺负的小孩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兄长。

“萧风?他……他竟然这么厉害?”

“这股气息,他这是什么实力?”

看到这个人影,大厅里所有萧家族人都震惊得眼睛都要掉下来了。

“阁下,这是我云岚宗……”

葛叶脸色十分难看了,连忙把自己的后台搬了出来。

“云岚宗?”

萧风面无表情的扫了葛叶一眼,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我刚才听到有人以云岚宗来逼迫威胁我萧家?想必你就是云岚宗的人吧?很好!”

“能接我一招,就饶你不死!”

萧风一步踏出,灿烂的金辉在躯体上绽放,一副黄金甲胄在体表显化,滔天威势如渊似海。

握拳,挥手,一拳打出!

拳势如山!

金光灿烂的拳头带着如同山岳一般沉重的力量,即使目标只对准了葛叶一人。但是整个大厅里所有人,都有一种被一座巨大的山峰迎面撞来的感觉。

此刻,艰难的,无奈的,悔的,就是葛叶了!

面对这沉重如山的一拳,葛叶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为什么要禁受不住纳兰丫头的恳求,为什么来萧家干这种招人恨的事?

然而,无论他怎么后悔,至少也要扛住这一拳再说!

青蒙蒙的剑气呼啸破空,葛叶挥手在身前布下了一连串的剑!寄希望于这股锋锐的剑气之,能够抵挡住这惊天的一拳。

但是……这毫无意义。

移山九印中的撼山印,岂是轻易抵挡得了的?被李豫开了挂的萧风,修行力士移山经之后,实力已经非常恐怖了。

一拳轰出,葛叶身前密布的剑如同被山岳碾压一般轰然爆碎,根本毫无阻挡之力。

“该死!”

葛叶脸色大变,只能死死的将手中的长剑横在身前。

“轰隆!”

如同山岳一般沉重的一拳,狠狠的砸在葛叶胸前。

“噗!”

葛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形倒飞出去,“砰砰砰”的撞碎了大厅的雕花屏风,撞碎了大厅的栅格木墙,直接被这一拳打飞到大厅外面,重重的撞断了几棵大树,这才停了下来。

“葛叔!”

纳兰嫣然看到这场面,吓得浑身发抖,对着葛叶惊叫了一声。

“噗!”

葛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拄剑在地,摇摇晃晃的半蹲在地上,艰难的抬头看向大厅里的萧风。

“能够接我一拳,我饶你不死!”

萧风扫了面如金纸的葛叶一眼,不再理会,扭头看向了纳兰嫣然。

“啊!”

被萧风一眼盯过来,纳兰嫣然吓得一个哆嗦。

“阁下,请手下留情!请放过纳兰丫头!”

葛叶看到萧风转向了纳兰嫣然,连忙替纳兰嫣然开口讨饶。

“你刚才对我弟弟萧焱说,要清楚你们之间的差距?”

萧风没有理会葛叶,看着纳兰嫣然,沉静的脸上生出了一丝嘲笑,“就凭你,也敢看不起他?”

“你给我记住!即使蛟龙困于浅水,又岂是水蛇所能欺辱?”

东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湖南省新邵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保定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江西的牛皮癬医院
衡水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