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游戏

频发溺亡事故野泳难禁何不因势利导

发布时间:2019-11-09 18:16:49

频发溺亡事故 "野泳"难禁 何不因势利导?

近年来,本市频发野泳溺水死亡事故,7月31日,宝山区又发生一起两名少年因憋气溺水身亡的事故。无独有偶,近期不少读者致电本报谈到了游泳的话题。在为这些“野泳爱好者”哀叹的同时,读者也建议,现在游泳池价贵人多门槛高,为何不能开辟公共水域供市民玩水?  今年,有热心友发布了“酷暑危险水域”,总结出“野泳”多集中在郊区的河道、水塘和一些居民区的人工湖。出事原因多在于河道暗流、水塘暗坑以及人工湖湖岸和湖心深浅不一等等。然而,也发现,实际上这与本市游泳池建设分布不均有很大关系。在上海市体育局官方站上公布的“全民健身电子地图”中可以查得,全市泳池分布不均,崇明县仅有崇明县体育场内有一座泳池,奉贤、松江、金山均只有两家。难怪有人说,这样的游泳池分布,不“野泳”怎么亲水?  家住广中路的夏先生说,过去在鲁迅公园的人工湖里每天都有人在 “游野泳”,媒体也报了不知多少次,可是屡禁不止。“既然有这种需求,公园能否适当辟出人工湖里的一块、小区能否提供池塘、公共绿地能否提供喷水池,供孩子们嬉戏玩耍?”  从小在浦东陆家嘴长大的曹先生表示,他就是在家附近的小河里跟着邻居学会游泳的,现在游泳那么贵,一些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根本没有条件去游泳池,只能在池塘、河道里玩玩。每年都要发生“溺水事故”。可是,溺水年年有,“野泳”照样游。建议有关部门对这些水域进行清淤,规划一些“野泳池”,再招募一些有泳技的志愿者,在特定时间内进行开放,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今年本报举办的征文活动 “我和游泳有个约会”中,不少市民都来信谈起小时候在河道里游泳的经历。谢女士说,巴黎人还可以游游塞纳河,试问,现在的年轻人能游黄浦江吗?  开放天然河道,并非不可为。2006年9月,成都市重新定位城区的82条河道,其中的34条景观河将开放作为市民游泳场,涉及长度近300公里。2009年,浙江嘉兴市开放了蒋水港亲水河道示范段供市民游泳,政府对河底进行硬化处理、清除淤泥、在河边标注水深等,成为市民喜爱的户外活动场所。这些经验,也许可以借鉴。

环保科技
中药养生
游戏攻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