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游戏

官方救世主 百零五章 我爱学习

发布时间:2019-09-24 15:14:38

官方救世主 百零五章 我爱学习

有谁敢说自己爱学习?真的是爱学习的本身吗?并不是的,学习是为了学习之后的收获。

有人收获了高薪事业,有人收获了爱情伴侣,有人收获了社会地位,有人收获了牢狱之灾。

前三类人学的好,第四类人不是学不好,而是不学好。

如果说有捷径可以得到高新事业、爱情伴侣和社会地位,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美滋滋的选择放弃学习。

可是,可是在没有捷径、后台或运气帮助你直接获取收获的时候,或者是在你走完了捷径,用光了后台和运气,还希望能再进一步的时候,不好意思,的办法还是学习。

悲哀呀。

没有人能逃避学习的,不爱学习的小流氓辍学生,在劳教之后件要做的事就是背监规。管教们喜欢对那些三孙子一样闷头背监规的囚犯说的一句话就是:当初有这耐心学习,是不是就不会到这个地步了!

大哥,你一个月也才2000多块好不好,嘲讽谁呢~

我不爱学习啊,我连懒都懒得懒,吃喝玩乐泡妹子才是人生的真谛。

可惜人生还有另一个真谛,就是身不由己。

在异能都市得得瑟瑟好几个月,有苦有甜有累有饿,但是绝不枯燥乏味,可我还是没能逃过不愿面对的学习。

来吧,已经确认的气功的安全性,也是时候咬咬牙学习一波,然后赶紧怼了这满城妖孽,早日回到仙侠世界,继续过我那个每天被枪毙十回都不够屌丝们眼红解恨的逍遥生活。

在任何一个领域的学习都会经历顺利的入门期、漫长的爬坡期和困难的瓶颈期,我没想到在学习气功的这条路上,我才抬腿就迈入到瓶颈期了。

东方抚琴拿着秘籍跟我好个讲解,可我连基本的经脉穴道都找不到在哪。

我是有仙侠剑圣的修为,对真气调运也熟悉非常,可那都是建立在熟能生巧之上,基础知识我一点不懂。当年尚若春给我启蒙,喜春带我进阶,都是直接以一道真气度进我的体内,像个导游一样一路边走边讲,这才让我记住了这是什么干啥的,那是什么干啥的。

可这里次元不同,我所熟悉的那些个穴道经脉名称到这边全变了,东方抚琴又不会那种运气引导的教学法门,满嘴跟我跑专业名词,就跟一个玩英雄联盟的对着荣耀玩家的喊:Q!快放Q,R呀,你没有R呀!

道理都是一个道理,可根本就听不明白。

“那怎么办......”东方抚琴焦头烂额,半天才想出一个办法:“等我打个,让底下去医院收个人体模型回来吧。”

等了半天,杰森终于把模型送来了,半米高矮,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各种线路和名称。

我俩就像两个死宅在研究新买的手办,跪在床边研究模型。

东方抚琴嘟囔:“恩...静脉、胸大肌、动脉群、肘关节软骨......杰森,我特么让你找的是带穴道经脉的中医模型,你给我弄个西医的解剖模型有屁用?”

杰森表示无奈:“全北台的中医都被我们顶的没生意,早就搬走了,去哪儿丫找中医模型。”

东方抚琴没好气的赶走了他,然后拿出笔来:“没办法,我现给你画吧,可这模型也太小了,画不下呀......”

“要大的是吧?!”说着我从衣柜里拿出一捆塑料卷,当着东方抚琴的面给吹了起来,然后交给他:“我有!”

东方抚琴看着高仿真充气娃娃咽了咽口水:“你真是什么都有......”

废话少说,这回够大够逼真了吧,我俩围着一丝不挂的充气娃娃,他就像个禽兽...教授一样,一边为我讲解一边在娃娃上标明需要我记下的穴道脉络名称。

他教的认真,在异样的气氛和心理状态下,我也难得学的投入,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修炼气功所需了解的穴道经脉基本了解完毕。

二狼打通了房间的,告诉我花魁求见。我说让她在外面等着,我这还没完事呢。

东方抚琴擦了擦汗道:“还差一条闭气的脉络需要注意,男性女性因生理结构而不同,用这个模型不好说明啊。”

看着他的目光所在我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你等会,我有!”

说着我跑向冰箱,从里面拿出一根火腿肠,刚要关冰箱门,想了想我又把火腿肠放回去了,换了一根胡萝卜。拿着胡萝卜比划了一下,又换成了黄瓜。

我拿着一根大紫茄子回来,东方抚琴一脸坏笑:“师父你真恶趣味。”

“少扯没用的,大点你不是好画图嘛!”我把茄子递向他:“你来我来?”

东方抚琴连忙客气:“你来你来,都是你的东西,我别给弄坏了。”

我刚要拿着茄子操作一波,房门被打开了......

我俩回头,看到花魁巧笑嫣然的站在门口,她摇晃着手里的钥匙:“人家偷偷配过你的钥匙,就是要看看老师你平时都在做...些...什...么

官方救世主  百零五章    我爱学习

......”

勉强把话说完,自认已经做好了接受任何调教准备的花魁惊呆了。一对神情复杂的男人,一个角度诡异的娃娃,一颗黑紫发亮的茄子,这场面容不得她不呆。

东方抚琴问我:“怎么解释?”

我嘴唇不动,以喉音回答他:“不用解释,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花魁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退出房间前她略有失落的自语:“算了,这种程度的话我还是接受不了,以后偶尔交交作业就好了......”

跟东方抚琴学完了一段闭气脉络,今天的课程圆满结束,东方抚琴回去休息,我到会客室去见等候多时的花魁。

见到她时,她的脸色还是非常不好,我也不解释,误会就误会,总比整天纠缠我强。

见我进来花魁紧张起身,我在远离她的一个座位坐下,尽量不让她觉得紧张。

“找我什么事?”

“没...没事,有事有事。”花魁有些语无伦次,强定心神:“是子威,老师你不是要挑战他的么,我刚得到消息,一个月之后子威又要离开北台出去云游了,这一趟来回不知道要多久。”

她说话很小心,这个情报比较敏感,她怕我误会。

对子威这个人,我从她这里还有老院长、老李头儿等处都进行过一些了解,知道他每隔几年就会离开北台一次,到外面去搞一些风雨,以巩固自己武道的名号。

近30年他曾4度离开北台,长的一次走了3年,短的一次也有1年。

如果我想通过正常的流程打败他,真正制霸小香港,在他离开之前我必须向他发起挑战,也就是说我多还有一个月时间。

花魁见我犹豫,小心道:“我想想办法...估计能拖延他几天......”

一听她的语气我就知道这件事不容易:“不必了,你没有必要为我冒险。”

“有必要的,我愿意的。”

我笑了:“我说的不必要是指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月之内,我一定上门挑战子威。”

花魁对我的话深信不疑,即是钦佩又是崇拜:“那学生马上把手里的资金给你打过来。”

“好,一会你去找强森要账号,利用这几天,我还得把差的一点零头补上,问题不大,你不用再费心了。”

“是。”花魁听话的点头应诺,又问:“老师还有什么吩咐?”

我想了想:“要说吩咐还真有,就是你交的作业啊......”

花魁脸一红:“尺度还要放宽一些么......”

“尺度是要再大一些,但你就不要亲自拍了,让你手下那几个专业模特拍几套。”

花魁有些吃醋:“她们哪里比我好......”

我今天心情比较好,就跟她说了点不着调的:“别误会,我是要拿这些作业去贿赂外人,你的作业不是只有老师能检查嘛~”

“是这样呀。”花魁多云转晴:“那我这就回去准备,明天就能完成。”

我叮嘱她一句:“保质保量,去吧。”

花魁前脚刚走,不知道在哪跑骚一天的老李头儿哇哇哭着回到了酒店,酒店老板连忙找到我,让我赶紧管管自己的人,那哭的比闹鬼都吓人,客人们还要不要住了。

我找到老李头儿,这货正在餐厅边哭边喝酒呢。

我说你这是闹的哪出啊,死刑犯的送行酒也没你喝的这么悲怆吧。

“哇啊啊~~她们玩弄我的感情~”

恩?这是怎么回事?我都已经安排好的,让花魁找靠谱重口的妹子假装喜欢老李头儿,以美人计帮我把这个难缠的老流氓吊住,怎么会暴露呢?

我问老李头儿:“是不是你做什么过分的事儿了呀?”

“我过分?我怎么会过分?”老李头儿热泪盈眶:“这一个礼拜,Angle和Diana好几次要跟我圆房我都没答应,我还能做什么过分的事!”

我说那就奇怪了,人家都愿意献身了,怎么还说是玩弄你的感情呢。

“献身都是套路形式,结婚才是真爱真心,我今天要跟她们登记扯证儿,结果她俩谁也不答应我!”

呼和浩特治疗宫颈炎费用
清远牛皮癣治疗方法
珠海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如何乘车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看病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