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美食

神灵诀 第五十七章 封印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6:00

神灵诀 第五十七章 封印

三位老者也是一脸骇然,手掌上的火焰没有半点温度,只是并没有灼热的疼痛,只是感觉手臂上的修为在流逝,点燃了自己手臂上修为,对三人身体并没有任何影响。

金色的火焰如烛火一般在几人的其实席卷之下摇曳不定,不过就是不曾有熄灭的迹象,这让几人暗自吃惊,就连天云子和落云仙子也是一脸茫然,这是什么火焰?

三位灰衣老者此时面色很是凝重。

“老二老三,停止运转修为。”那大哥看着火焰沉声开口,似乎是想到什么。

“大哥,这是不是....”微笑老者开口询问。

老大沉默不语,而是看向了那画卷中,此时那画卷中原先暗影覆盖的区域依旧是火红一片,只是那里没有了人影的存在。

“老二老三,随我再次出手。”老者自顾的开口,顿了顿后,又看向天云子和落云仙子。

“你两也一起出手吧,务必救出那几个孩子。”老者再次开口。

“是,前辈。”天云子并没有拒绝。

落云仙子也是轻轻点头,美眸中神光流转,显然也是好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随后,那叫大哥的老者双手齐齐划动,在那空中勾画出一个个符文,那些符文不断碰撞之间形成一个微型的法阵,双手合作乾坤印法,将那微型的法阵笼罩其中,更是一掌拍打进那火焰画卷中。

“诸位,催动你们的神力进入我的体内。”老者一声低吼,顿时全身神力疯狂涌入那画卷中,那画卷立刻就翻滚个不停,化作岩浆汹涌不停。

微笑老者和另一个叫二哥的老者也是毫不犹豫的催动体内神力,雪白的发丝飞舞,颇有仙风道骨的韵味,不过此时却没有人在意这些,只见周身光芒荡漾,隐晦的波动席卷在这座楼阁中每个角落,顿时这座楼各种无数符文闪烁,隔绝了那种波动的扩散,外界自然感应不到里面发生的一切。

天云子和落云仙子略作迟疑后也是催动体内神力,天云子一掌拍打在老者的身躯上,却是感觉到老者体内仿佛有一个无底洞的一般,任自己体内神力涌动都难以搅动分毫,不有一阵惊叹。落云仙子袖手一挥,顿时虚空中一片片花瓣出现,纷纷没入老者体内。

那老者见此,眼神一亮,也是一阵意外,显然想象不到这两个小辈竟然有如此身后的神力。

不过此时却是没有想太多,而是引导那些神力进如那画卷中。

原先暗影出现的区域此时被那的法阵覆盖占据,使得那里空出一片,隐约打开了一个通道。

木名所在区域,此时那三只打手被火焰焚化后,天地间那汇总压抑的气息也随之消失,不过片刻后,原先出现裂缝的天空却是陡然浮现一道巨大的口子,随后有一法阵出现,占据那道口子,随后又有一只大手出现,不过这只大手与之前的却是完全不同。

巨大的五指仿佛是擎天柱一般,呈现琉璃一般的色彩。

每一根手指的颜色都不相同,五彩光芒出现,那手掌不再是灰色,而是美丽无瑕。

拇指上出现了金光,无数剑芒闪烁,仿佛能撕裂苍穹,食指上有枯黄色的雾气,不过却是给人一种无限生机的感觉,中指上水光流动,半透明的水流轻轻荡漾,给人无比柔和的气息,无名指上火焰飞舞,携带者无尽的高温,能焚天灭地一般,,少指上深黑色气息弥漫,给人一种腐朽的气息,似乎存在万古岁月,不过却是给人无比厚实的感觉,如山岳一般沉重。

五根手指分别蕴含了“金、木、水、火、土”五行神力,相互克制又相互衍生,那大手轻轻一扣,再次抓向了那石碑所在。

木名天灵海中,木名的意识降临在四道灵身上,竭力的控制着这几道灵身的崩坏破碎,不过木名总感觉仿佛是风中的烛火一般,下一刻就会熄灭,不过不知是何故,总是快要崩溃的的时候,皮卷子中会有一道神光深处,被这道道神光扫中身躯以后,让自己维持这状态。

木名只感觉心神都要崩塌了,不过却是死死的拉扯着这幅身体。

此时那只巨大的蜈蚣已经被那皮卷子死死地压制着,千丈大的身躯已经化作了百丈了,而且气息萎靡。

之前木名要被那黑色蜈蚣吞噬的时候,皮卷子突然发威,那卷子中央更是有一座门户出现,不断地释放出文字形符文那符文化作一道道封印封住了那蜈蚣,那种毁天灭地地的气息横扫而过,似乎是一道风暴在木名的天灵海中肆虐,更是搅动了混沌海本源的沸腾。

显然,那种波动不是木名的身躯的身躯能承受得住的,不过却让木名心中一阵震撼,这皮卷子到底是什么来历,仿佛有自主的意识,这让木名有些打鼓,不过好在每次都能保护自己,心中也就放心了许多。

木名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悔恨,而是对脑海中出现的蜈蚣有些愤怒,若木名没有猜错的话,那蜈蚣定是那石碑上的血迹所化,不知何故出现在自己的身上随后更要进行有违天和的“夺舍**”。

木名在翻阅古籍时候也了解了一些,若要夺舍一个人,必定先进入其体内吞噬其所有的魂性神性,如此方能完整,不过在对方的天地中对方就是主宰,因此夺舍者一般都是挑选那些神魂相对较弱的人,成功的可能更大。

不过此法乃是禁术,有违天和,很少有人这么做,因为,这么做天地不容,心魔不断,祸劫不止。

先前见到那蜈蚣要吞噬自己,木名先是一惊,随后是一阵愤怒。

此时,那皮卷子吞吐的符文更加卖力了,木名只感觉眼花缭乱,符文仿佛是无数尘埃一般闪现,将那蜈蚣包裹。

“哧.....哧.....”那蜈蚣的身躯在那金色符文的包裹下突然化作雾气,随后凝聚一滴滴血色的液体漂浮在半空。

不知是那蜈蚣不知疼痛还是何故,身躯都消融了却并没有嘶吼,只是不停的蠕动,似乎是本能一般。

很快,百丈大的身子只剩下一截了。

金色的符文如天花一般在天空飞舞,更有一些符文飞向那周围的壁垒,符文闪烁间融入其中,木名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灵身在修复,仿佛时光倒流。

片刻之后,已经完好无损了,而且明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体内铭刻的无数符文,连身上的气息变得祥和神圣了许多。

默默感悟了片刻之后,木名看向那些壁垒,只感觉这片空间不知何时竟然空旷了一倍有余,那些破碎的痕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符文闪烁的光芒,隐隐约约与那皮卷子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破后而立么?”木名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间中,有些激动。

木名再次看向了那皮卷子那里,不由倒吸了一口气,不知是不是错觉,木名似乎看见那皮卷子上方的无数血滴凝聚在一起后化作一团血球,隐隐约约中那血球中有一条蜈蚣隐现,不过木名正要看个仔细的时候,却是发现那皮卷子中央却是有一张大口出现,一闪之间将那血球吞入其中,随后所有的光芒消失了,那皮卷子也化作正常大小静静地漂浮在那里,仿佛不曾动过一般,只是多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一个生灵在漂浮,只是很好奇。

木名的四道灵身各自对望了一眼,发现看到的不是错觉之后越发的对皮卷子好奇了,同时也多了一份警惕,自己的几道灵身可是天天在上面盘坐感悟修炼呢,别到时候一不小心就吞了,那就不好玩了,没处诉苦。

一番惊疑不定后,木名索性不再理会,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随后几道灵身各自一步跃出落在皮卷子上面盘膝而坐,发现并没有不妥之后,木名也松了一口气,不过此时明却感受到一股心悸的波动,仿佛自己是一只蚂蚁搬,面对一只巨龙一般,生出无限渺小的感觉。

木名的意识穿透天灵海看到了上方有一只携带着五种色彩的巨掌砸落下来,如山岳,势不可挡,与之前的那些手掌明显有了不同。

木名正要退开,却发现自己身前的石碑竟然也腾空而起,随后与那手掌碰撞在一起。

“轰。”一声巨响若奔雷一般,响彻真个天地,无数生灵感受到了一股毁灭的气息,这层空间中的飞禽走兽纷纷振翅而逃或是躲入石窟中不敢露头。

不过木名所在的区域,那湖面的祭坛此时却是符文闪耀,片刻间便有一道光幕腾空遮住了下方的几个人,顿时那里朦胧一片,几人便看不见上方的动静了。

上空,那石碑陡然间边做黑褐色,那石碑封印的那血迹此时却是一把挣脱了那铁链,血迹急速的蔓延,将石碑染成了黑褐色,顿时一股股邪恶的气息荡漾出来,到处都是死亡的气息弥漫,充满了腐朽的味道。

即便隔着很远,木名也能感受到那种波动,那种刺鼻的气息令人作恶。

“轰。”又一次碰撞后,那石碑退开了很远的一段的距离,那手掌也是暗淡了许多。

“还不是你们出世的时候,都安分点。”突兀的,上空那大手出现的口子内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

“哼,老匹夫,你得意不了多久,别忘记当年的约定。”那石碑居然口吐人言的回应了一句,随后那石碑上的颜色变快速退去,化作原来的灰白色。

不过那大手却是一个闪烁间抓向了那石碑,随后五指化开化作五色霞光,顿时一把无色铁链出现,再次锁住那石碑。

“老匹夫,你竟敢这么无耻,偷袭老夫,你......啊....你做了什么.....你...”那石碑被抓住后,邪恶的气息再次弥漫,不过却是被那五色神链紧紧地锁住,随后,那石碑愤怒的开口,不过声音却是越来越弱。

,那五色神链和那血迹都隐如石碑内消失不见。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而且那些声音并没有传出,只有那只大手的主人和那石碑知晓发生了什么。

木名一个人站在祭坛边沿,感受着上方隐晦的波动,不过那种波动片刻之后便消失不见。

“咻。”一道黑白色的流光从天而降,很快,那石碑又出现在木名身前,明一看,也是一阵无语,怎么又来了。

“咦,怎么不见了?”木名一阵惊异,因为石碑上的血迹消失不见了而且感受到十倍的气息似乎更加的纯正了,越发的古老了,没有之前那种腐朽的气息。

“小木兄弟,你可知刚才怎么回事?”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木名回头一看,是七杀。

断香楼中,此时那火焰画卷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那几人也都各自盘膝而坐,再次看向了那画卷上,那几个老者也不再是闭目打坐了,而是眼神有些复杂,天云子落云仙子二人也是一阵疑问,嘴唇微微动了动,似乎想知道点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大哥,再次封印他是不是不妥?”开口的是那个叫二哥的老者,此时他面色有些复杂。

“二哥,若不封印,若是他夺舍以后逃出来,祸乱着天地,,只会造成无边杀孽。”微笑老者眼神也是复杂,不过却是果断的开口。

“老三言之有理,二弟,旧情是小,众生是大。”老者淡淡的开口,感受不出任何的情绪,不过那双眼中却有些疲惫。

“是,大哥。”随后那二哥也不再言语了,而是看着那火焰画卷,只是心中叹息不断。xh:.126.81.50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的地址
石家庄皮肤病医院联系电话
不孕不育治疗费用
哈尔滨治疗睾丸炎医院
汕头专业妇科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