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法律

7名患矽肺病农民工等待赔偿5年去世

发布时间:2019-06-27 03:45:24

  7名患矽肺病农民工等待赔偿5年去世

  重庆商报8月8道  昨日,万州石龙乡大悟村,虚弱的蒲自炳艰难地站在门前凝望着远方 首席 钟志兵 实习生 赵斯羽摄蒲自炳每天要花三十几元钱买药吃。  小小粉尘压垮了生命  13年前,蒲自炳和另外13名(不确切统计)万州民工前往温州打工。他们带着为孩子赚学费、回家盖房子娶老婆的各种梦想,希望在这个城市得以实现。  13年后,从温州回来的他们并没有带回乡亲们想要的荣耀和金钱,而是无数张拍下矽肺的胸透片。  他们得了矽肺病,一种慢性死亡的病症,他们希望维权,但在5年维权路上不断有人死去,幸存者蒲自炳说:“工厂赔付的钱都花到了律师和治病上,这场官司打着打着,身边的人就一个一个地倒下去,死了连火化都没有钱”。  这场曾被央视《焦点访谈》报道过的温州龙湾永昌矿石研磨厂民工职业病案断断续续打了5年,其间7名有名有姓的民工因矽肺病死亡,但他们没有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赔偿金。  昨日,重庆律师周立太表示,一定要将官司打下去,他希望他之前向浙江高院提起的再审能够重新被受理。”  那个厂粉尘大得眼睛看不清  昨日清晨,重庆市万州区石龙乡大悟村,60岁的蒲自炳又在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中醒来,他的老婆牟云招凌晨5点钟就起来熬汤药,汤药被熬得整个厨房烟雾缭绕像蒲自炳的肺,永远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1996年至1997年,万州区石龙乡的农民蒲自炳和十几名重庆打工者来到浙江省温州永昌矿石研磨厂打工。蒲自炳说:“老乡熊少金说这里工资高,我就来了,后来发现这个工厂粉尘大得眼睛都看不清楚。”  “工资有多高?”问,蒲说:“几百元钱,多的时候1300元。”“拿去做什么用?”蒲喘着气说:“给女儿读书。”  蒲自炳的大女儿成绩很好,但家里穷,考上高中就面临辍学,蒲到温州的心愿就是圆大女儿菊明的上学梦,每个月他兴的事情就是到邮局给家里寄钱,将那一张张灰蒙蒙的人民币寄往万州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当地仲裁决定被法院撤销  2002年,和蒲同村的一个年仅27岁的叫尹强的工人死了,医院诊断的死因是矽肺病。这是这一批打工者中早因为矽肺病死亡的病例。  这年到2004年年初,这些重庆打工者中陆续又有四人因矽肺病去世,其中一个叫牟国华的,发现病情后仅4个月就离开了人世,终在温州永昌矿石研磨厂被检查出来的矽肺病人有33名,其中有11名万州籍民工。  2004年,蒲自炳到医院检查时听医生说:“他得了三期矽肺病。”而他去找医生时,医生却对他说:“你没有得病,好好的,我说的不是你。”  昨日,蒲自炳说,后来他才知道温州职业病是高发区,职业病在当地医院是很隐晦的话题。  “得了病没钱怎么办?”“打官司吧。”蒲和所有有工伤的外地民工一样走上了请律师打官司的道路。  直到一天龙湾区劳动仲裁委员会发布裁决结果,11名民工分别获得了12万元到23万元数额不等的赔偿,并要求厂方将赔偿款支付给民工。  而这不是终结果,永昌矿石研磨厂不服裁决,到龙湾区法院提起诉讼,龙湾区法院经过审理,撤销了劳动仲裁委员会之前的裁决决定,支持永昌矿石研磨厂的要求只赔偿民工部分金额,再审维持一审判决结果。蒲自炳和民工只拿到了劳动仲裁委所判决的部分款额。他们继续维权。  维权路上病人一个个倒下  这场维权官司旷日持久地打了5年,5年间,得矽肺病的人一个个倒下。昨日,在万州,收集了七名得矽肺病死亡民工的名字,他们是秦茂臣、何树林、吴家祥、尹强、熊彬、熊少金、牟伦华。  活着的人比死了的更受煎熬,蒲自炳已经将厂方赔偿的7万元全部花完,他说:“请律师2万,洗肺1万……”每天他吃药要花30多元。  “以后怎么办?”离开蒲自炳家,蒲自炳不做声。他的老婆说:“大女儿打回来就哭,蒲让女儿寄钱回来挑棺材,要便宜的那种……”  维权律师  应对职能部门有效监管  2009年,河南青年张海超开胸验肺,本报与全国多家媒体呼吁修改《职业病防治法》,律师周立太则认为,《职业病防治法》本身并无太多问题,而是缺乏对职能部门有效的监管,他说:“职业病是种慢性病,很多职能部门就拖死你,直到你死了,赔偿你死亡抚恤金,甚至再拖,你那点抚恤金连火葬场的火化费都交不起。”  医学专家  死亡率居职业病之首  目前研制出洗肺机  昨日,西南医院戴晓天教授说:“曾经出台的国家职业病例报告,其中矽肺病就占据了九千多例,死亡率高达900多例,位居职业病之首。”他表示,目前已经研制出一台新型洗肺机样机。

宝宝为什么不爱吃饭
小儿厌食挑食不吃饭怎么办
孩子不消化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