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生活

第168章龙洛神枪

发布时间:2019-06-27 00:32:18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神武战帝 第168章 龙洛神枪(小说屋 )就在蓝袍挥掌之时,自秦天身后大殿,一个佝偻的身影,柱着拐杖缓步而出。也没见她怎么发力,风淡云轻之间,便于半空中接住蓉儿,拎着衣领就飘了过来。每一步,竟然在数丈开外。拐杖一点,又是数杖,是以看似木讷,却于转瞬间来到了秦天面前。单掌一挥。蓝袍武者五境的功力,竟如泥牛沉海,不知所踪。“咚!”秦天全力出击的惯性无法收住,一头撞在此人背后,几乎撞落门牙,脸上却如同花儿绽开,又吃惊,又是高兴,嘴里一迭声乱嚷:“老婆婆,是您,您又来给我送药么?”蓉儿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了。来人,正是在江北武院出现的那个老妪,此人让秦天闯入四强,目的是为窥探虚空境,她必定掌握着常人不为所知的秘密。在此时凶险时分出现,老妪肯定是一路尾随着他们,她图什么?蓝袍白袍同时后退数步,一掌之间,他们便领略到了强者功力。两人同时往背后一抄,两把利剑在手,剑尖指向老妪:“我血杀团今日替师弟报仇,符合江湖规矩,你若敢管闲事,便是与我血杀团为敌!”老妪不言不语,柱着拐,仿佛一个弱不禁风的村野乡妇。秦天和蓉儿同时皱皱眉,对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疑虑。他们看不清老妪的脸,但却是头一回真实地看清她的背影。虽然佝偻着,虽然罩着一件宽大的袍衣,但是,这个背景的轮廓,他们有些眼熟。是的,很眼熟,这个轮廓,很像一个人,一个他们很熟很熟的人。但是,他们熟悉的那个人,却不是女人,而是个男人。难道,是此人伪装成老妪的样子?“老婆婆,谢谢您出手相助。”秦天嘴里嚷着,身影一晃,就想绕到老妪正前方看清她的长相。一股逼人的威压自身畔而起,令他无法动弹。“唔。”秦天一声闷哼,嘴里血丝连连,若敢乱动,这股强大的武力威压,足以使他内脏破损。玛的,不让我看脸,几个意思?功力高得不可思议,似乎跟院长风不冷有得一拼。他在心里腹诽道。蓝袍白袍剑往前指,却也不敢盲然进攻:“让不让开,再不让开,我血杀团出手便不留余地!”老妪不出声,右手拿拐在地上一顿!拐杖凭地陡长三尺。一柄长枪自拐内而出,寒光闪动,人的魂魄,竟然丝丝缕缕朝着那些闪烁的寒光飘去。秦天三人急忙收住视线,不去看那枪。蓝袍白袍面色一凛:“你是……不可能,绝无可能!可是,你的手中,明明便是荡魂枪,难道他死了,你得到了他的枪?可是,除了他之外,谁也无法使用荡魂枪,这是怎么回事?”重伤中的左小龙,闻言全身一颤,脱口惊呼:“荡魂枪?是传说中二十年前龙洛神枪使用的枪么,可是神枪已经死在天窟了,怎么可能还有人会用他的枪?”蓝袍白袍挽出剑花:“不管你是谁,今日敢挡我路,那便有一个死字!”“请了!”双袍剑舞半空,剑花晃动之际,身后的弃江支流突然间潮高万丈,水气爆发,与两人的气势连成一线。“哗啦啦……”江水翻滚不休,漫天的水汽铺天盖地而来,小小的大殿四周,突然间出现一道奔腾的江流,浊浪滔天,势不可挡。双袍腾空而起,站在滔滔江流之中,双剑挥动,只见江流中钻出无数把飞剑,在江中穿梭不目,无边的银光中,杀气涌动。秦天和蓉儿看得有些呆,他们毕竟从古汉小国而来,武道之路也才开始没多久,对龙洛大陆的武道秘法所知不多。左小龙却比他们听到的多,他颤着声音:“是西疆的水龙剑阵,他们的功法便是御水为剑,凭空出现的江流中,藏着三千六百六十六口飞剑,挨之即伤,无比可怕!”“知道厉害还不退?!待我兴风作浪,你们便死无葬身之地!”蓝白双袍仗势而吼,,数以万计的飞剑在水中组成了一条龙,由飞剑组成的银龙,无数剑光在银龙体内流转,这些剑在不断的运动之中,如同无数条鱼儿穿梭其中,即将破浪跃出。剑阵一发,恐怕整个大殿四周,转眼间便密布三千六百六十六口水剑。老妪低眉顺眼,仿佛对一切都视而不见,只是右手五指,轻轻地握了握长枪。蓉儿轻轻碰了下秦天:“少爷,快看。”秦天顺眼望去,脸上诧异越浓。这是一只男人的手掌。此人男扮女装,所为何来?若是暗中保护我,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秘密,何苦要扮成一个老妪的模样?看背影,这肯定是自己无比熟悉之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此时,剑阵已经爆发,空中江流中,无数利剑发出尖锐的啸声,如同怒龙爆发出凶残一面,破空向地面雷霆万均般袭来。老妪微微挺了下佝偻的背,单手提枪,枪身骇人的寒光突然爆发,径直朝空中袭来的无数剑影刺去。叮……惊人心魄的金属碰撞声响起,掩过空中所有水剑所发出的嚣叫着,水剑在碰撞声中化为水滴飞溅而去。空中那条怒滔所化的银龙,身子猛然一僵,接着便是“哗啦”一声,无数柄水剑自空中倒垂而下,哗啦啦插了一地。老妪轻挑银枪,那漫天江流所组成的水龙剑阵,竟然被她一枪从中刺穿,江流无法组成剑阵,全江崩溃,一大块一大块地从空中倒泻而下。银枪直刺白袍老头。那人举剑格挡,剑身炸裂,银枪从他掌心穿过,直接穿透胸膛。白袍老头一声还没哼出,便从空中倒栽而下。蓝袍老头飞身而上,长剑银枪,在空中交锋,打出一片幻影,接着两人便各退一步,剑停枪歇。蓝袍老头眉心一个红点,脸上带着苦笑:“我老了,希望能落叶归根。两口棺材,我和老五一人一口,正好,还望英雄能够成全。”老妪微点了下头,收枪入鞘。蓝袍老头抬起手,正正衣冠:“能和龙洛神枪过招,死,也就值了!”仆地含笑而终。他的脑后,被挑出一个巨大的洞,劲力自眉心而入,从脑后炸裂。老妪点点拐杖,两具尸身飞入棺材,接着棺材腾空,飞入远处的弃江支流,随江奔涌而去。老妪身影晃动间,已然不知去向。“老婆婆!”秦天和蓉儿驼螺般转了几圈,只是人息影消,哪里还找得到她的身影。自始至终,老妪没让他们见过正面。秦天挠起了后脑:“蓉儿,她的背影,像谁?”蓉儿眨巴着凤眼:“他!”秦天抓了一把头发:“玛的,越来越离谱了,怎么可能是他?!做梦吧这是,可是头发拔下一把,很疼诶。”(本章完)小说屋

广安白癜风的医院
宁德专治白癜风医院
延安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