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信息港 > 生活

这个蕲春小老板太精明情场商场两不误

发布时间:2019-06-08 08:31:30
小孩风寒感冒
小孩风寒感冒
儿童退烧小妙招

驼子爹,驼子牛④文/杨子江

驼子爹觉着自己牵牛走在路上,日光照头,暑热难耐,大汗淋漓,身上褂子能扭出水来。驼子牛气喘吁吁,肚子像风叶。二黑抻着舌头,一副酷热难捱的样子。

四顾一眼,不见有树,没个遮荫处。反倒来群人,抬着黑漆棺木,棺木举过头顶,谈笑风生,轻松自如。

驼子爹思忖,这人真有气力,也不怕热,不见一丝汗颜。这寿材大大样样的,好货。看着眼馋,想到自己,俗话说:三十冇副板,看你好大胆。自己这大年纪也没副板,两儿子不知么想的,想烧了我不成。心一急,更加燥热,要脱褂子,远远看见细儿跑来急急的叫,爷一一爷…

"爷,好些了吗?爷一一爷!"细儿提高了叫声。

驼子爹睁开眼睛,衬衣湿漉漉的,人轻松些,头也不疼。原来才将是场梦。

"好些,嘿,感冒药效哈,吃药少的,有效,吃点就好些。么冒去上班?"驼子爹问。

"哥浆尔打说,给你买副万岁袍,就送回。叫我和琴在屋等,好帮忙。我请了假。"细儿回答说,媳妇叫雅琴。

驼子爹听了,楞住了,果应梦,才将梦棺木,棺木就要回来,怕是要死把。心里掠过一丝不快,盼我死啊。回头又想,自己不是做梦都想吗,梦想成真反倒责怪儿子。想到这里,内心释然。

"爷,要不要买挂鞭放?"细儿问。

"不晓买得,叫哥买块红,披在上面。"驼子爹讲禁忌,老人活百岁也舍不得死。

"果个事他不晓得?!叫么事擞。哥说方老板跟着来帮忙,他不晓得方老板不晓得?!果不晓得!他莫知道下午送回,莫不上午送回哎?!"细儿有些不耐烦。方老板就是他厂子的老板,本地人,广东、温州都有工厂,是个大老板。

"晓得,晓得个鬼。"驼子爹说着又警觉的问:

"方老板来做么事?"

"来帮忙,做么事?!怕不是几斤几两的东西,提进屋把。我去喊开桃、细雷儿来帮忙。"说着就走了。

驼子爹警觉是有缘由的,大儿在单位任副局长,分管些工厂的事儿,官不大,权力实在。这些老板整天缠着他,上次细儿带老板找他哥,我就款他,叫他不要带人去找,那是害哥。几多高官都撸了,何况果个啄米官,做人要稳,阴沟翻船,划不来。

驼子爹想着,就听到有辆高挡板的货车隆隆的开进来,看不见装的东西。二黑汪汪的叫,牛崽赶紧躲在驼子牛的身后,驼子牛一如既往的满脸淡定,静静的看着。

驼子爹和来帮忙的开桃、细雷儿、细儿和媳妇都围拢来,看见车门打开,方老板跳下,把老板包交给细儿拎着,又紧跑几步托大儿下来,"慢点,慢点。"实际做个样子罢了。

方老板五十上下,中等身材,微微发福,穿着很普通,除了老板包精致外,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但说话声音宏亮、干脆。驼子爹心想,这人有心计,怪不得是老板。

方老板紧走几步,伸出双手握住驼子爹的手,朗声说:"这是老爷子吧,您啷个好歪,身体还健哈。"

"不健啊,劳驾来帮忙哈。"驼子爹笑着回道。

"应该的,应该。"方老板说完转身问:"宋局,先移下来吧?"驼子爹姓宋,大儿叫宋珉,细儿叫宋杰。

"不忙,看放在哪里。"宋珉回答,忙着给帮忙的开桃、细蕾儿招呼,发烟。宋珉和方老板年龄相仿,人很精干。

人多,那花猫,花子,丫子跑来凑热闹。二黑见丫子就拢去亲热。花子在旁边挪步,抛个媚眼,翘翘尾巴。二黑瞄见扑去咬,花子没法,闪到旁边,眨巴着眼,好像诉说,咋这样,我哪儿不如丫子?花猫在旁笑,似乎说,也不照照镜子。驼子牛用力摇头,耳朵啪啪的响,狗狗即刻安静下来。

"哟,方老板果好豪车不开,坐果个破车不怕丢丑啊?"细雷儿怪兀,挪榆道。开桃老实,在旁边抽烟笑着。

"方便,方便就好"方老板尴尬地笑笑,答道。

大儿问驼子爹:"爷,这万岁袍放哪儿?"

"放宋杰屋里,果好的东西放在外面会坏的。"方老板随口应道。

"要得,那就开始搬吧。"宋珉附合道。

这时,弟媳雅琴不乐意了,上来说:"哥,说句到包的话,这话你不喜欢听,但也要说,果好个东西你莫不放在家里,拖到这来放到我屋里,我果新的屋才不想打坏哩,我还想你侄儿侄女健健康康的呢!"

这话把宋珉噎住了,脸色有些挂不住。宋佳瞪了媳妇一眼,"就你话多,不说别人不当你是哑巴歪!"

"本来就是,我说错了吗?那点错了?"媳妇不相让。

"不晓争得,我早想好了,就放在牛屋。"驼子爹说。

"那牛不会蹲坏吧?"大儿转身问。

"不会,牛屋有好大,捡开东西放着好得很。"说完所有人跟进去把牛屋捡好,扫净。驼子爹又架好两条长凳子。

屋里搞清爽了,众人出来。开桃、细雷儿打开车子的挡板,司机也下来帮忙。"啪"的一声,高大的挡板垮下了。只见一副高大翘头黄灿灿的棺木放着,两副红纸披在上面,分别书有"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大头顶端书"福",前端小头写"寿"。

众人七手八脚小心翼翼把棺木移下来,放在车旁的两条长凳上,都上来欣赏。

方老板拉着驼子爹的手,介绍说:"这是金丝楠木做的,此木为国产名木,质地温润柔和,重度、硬度及强度适中,纹理美观,色泽光亮,干缩性小,更有金丝闪耀,幽香醉人,虫蚁不侵,千年不腐。可以引风水、吸龙脉、荫佑后人。"其实方老板那懂这些,更弄不了文,只不过买来的时候把宣传语背下了而已。

这方老板心机深,上次为办证的事,找过宋局多次,他总是说不达标就不能办证,送物、送钱都不要,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发现他弟弟在厂里上班,打亲情牌才勉强同意。现在的领导慎重,钱物拒收,真难,送礼讲究艺术,是一门大学问。这次去福建给老父买棺木,发现金丝楠木棺木,质地很好,一副要28800元,知道宋局也有个老父,打问宋杰,告之还冒卖寿木,灵机一动,联系宋局,说给他老父也带个回,那知宋局不同意,说我是正想买,但你买我不会要。他好说歹说,我给你带回,你付钱不就得了,反正要买不如我给你带回,这样宋局才松口。

方老板有自己的算盘,买回了就由不得你,钱我不要,你咋办?钱用得不算多,但在点子上,关系融洽了,以后就好办,要你帮忙的地方多着哩。就是查来,也只想到送钱、送物、送美女,那想到送棺木的?这不就是送礼的境界?方老板很为自己聪明暗暗得意哩。

众人围绕棺木转,细雷儿嘴里啧啧,"总冒看到果好的棺木,今天开眼了,驼子爹你老有福啊!"

驼子爹应道:"嗯,嗯,有福,有福。"

"果好,要好多钱吧?"雅琴担心地问方老板。

"不贵,你哥哥付钱了的,不要你出钱,放心。"方老板说完望着雅琴,看见她松口气,笑眯的。

驼子爹把大儿叫在一边,轻声说:"怪不得开多大个车来,又不坐小车,原来是怕影响。这好的东西在路上几打眼,会嘈半边天。我问你,是不是你买的?如果是姓方的买的,叫他拉回去,我不要,他的东西要不得,你在这位置不容易,不要因小失大。"

"爷,我跟你说实话,东西是方老板买的,我会如数付款的,这个道理我懂。活在我冒行孝,死了我要好好行点孝啊。"

儿子的一番话,把个驼子爹说得泪眼濛濛……作者心语

杨子江,生长在蕲阳大地上的一株小草。根须巴松泥土,吸入地气,吐故纳新,显现出那么一丝一毫的绿意。在茫茫荒野中,你对这株小草不经意间的一瞥、一个微笑,都可能是对一个卑小生命的欢迎和鼓励

聚焦近30家央企已制定雄安发展策划
徐梅代表:坚持教育优先发展 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昆明市围绕发展新定位 着力补齐七大短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